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博客 > 情感天地 > 正文
前男友不断骚扰 亲手搅局毁了我的幸福
http://www.jiuge.cc      2012-5-29 11:49:33      来源:九哥-个人博客      点击:

  【倾诉者】 玉满 女 27岁

  不伦的爱恋

  每个人都有过去,但过去与过去并不一样,有的过去可以随风而逝,有的过去却不堪回首,甚至需要你用未来去埋单,我所经历的,正是那种透支未来的过去。

  23岁时,我认识了一个男人,叫佑,比我大上整整一轮,35岁。那会儿我刚从学校里出来,在另一个城市里干着一份儿还不错的工作。因为业务关系,我和佑来往频繁,时间久了感情自然而生。

  我早知佑有老婆,有女儿,有个不太幸福的家庭,但人一旦陷入感情往往理智全无,我常安慰自己:只要曾经拥有,不求天长地久,能和佑享受这段甜蜜时光,如此足矣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我和佑的感情持续了近两年,也纠缠了近两年,彼此都很痛苦。

  后来,佑的妻子带着6岁的女儿找到我,她看起来清秀而理智,绝不是佑描述中的那个胡搅蛮缠的黄脸婆,她告诉我,不是她不愿意离婚,而是佑在犹豫,如果离婚,她的条件是带走所有,佑必须净身出户,这是佑无法面对的现实,他接受不了一无所有的人生,更不愿意在年近不惑时从零开始。

  面对这个女人,还有她身边那个一脸敌意的孩子,我无法抑制地愧疚,满心悔意。但出于自尊,我一直沉默着,什么都不说,什么也不承认,最后,女人走了,只留下一句话:人有时需要为过去付出代价,希望你不会。

  我和佑就那么纠结着、折磨着,后来佑终于离了婚,他的家人也逐渐接受了我的存在,但因为其他一些事情,再加上内心一直存在不安,我始终不能下定决心跟佑厮守。正踌躇间,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,佑的女儿因为车祸断了一条腿,受伤严重,可能会留下终生残疾。

  虽然此事与我无关,但却让我惶惶不可终日。一个月后,我正式向佑提出分手,他当然不肯,苦苦挽留,但我意已决,为了摆脱他和这段情感,我甚至放弃工作,带着行李逃离了那座城市。

  险恶的告密

  分手并不简单,对佑来说尤其困难,也许他觉得为我离了婚,为我损失财产,如果我再不肯嫁他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在哀求与挽留毫无作用后,佑开始骚扰我的身边人,我的父母,我的朋友,甚至我的客户……我被他折磨得烦不胜烦,为了逃离,只得换了电话号码和qq号,希望从此清净。

  佑托人给我带话,说我狠心,骂我绝情,可我就是这种人,对待感情尤其如此,在一起时加倍珍惜,分了手就只能是陌生人。我不信所谓的“恋人之后是朋友”的鬼话,拖泥带水只能愈陷愈深。

  清净了大约半年,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方穆,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,未婚,有房无车。方穆性格不错,是我喜欢的类型,幽默健谈,沉稳可靠。我们的恋爱进展顺利,在所有人眼里,结婚不过是迟早之事,而我也沉浸在这幸福中,早忘了当初和佑的那段不快。

  乐极生悲,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,在我乐不思蜀时,佑再次出现了,他早已不是当初温情脉脉的爱人,这回,他扮演的是个歹毒角色。

  佑不知从哪里听来我和方穆交往一事,特地赶来。他先去了我的单位,当时我正在上班,经不住他的一再纠缠,只得同意在门口的咖啡馆跟他见面。看着佑那张略显苍老的脸,不知为何,竟有一丝厌恶从心底升起,我问他有何贵干,佑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乞求我的回头。

  我厌倦了这种无聊的反复,同时也感到奇怪:为什么当初会爱上这种男人?以前,我总给佑留着几分情面,可这次没有,也许因为有了新的情感,也许是想彻底了断,总之我很决绝地告诉他:“我们之间再无可能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,否则,我会报警。”

  佑离去时带着无法遏制的怒意,虽然他没说什么,但从其恶狠狠的眼神里,我清清楚楚看到仇恨。

  果然,佑又去找了方穆。他还真是神通广大,竟然知道了方穆的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,在家中寻找无果后,他又去了方穆的单位。具体谈话内容我并不知晓,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,绝不是对我进行表扬和称赞。二人会谈结束,我的厄运也宣告开始。

  出于保护感情的考虑,和方穆恋爱时,我并未向他坦承自己的历史,也没有必要,但到了如今,一切都成了我卑鄙无耻的证据。方穆的脸色阴得滴水,他问我和佑到底发展到哪一步?是不是有过关系?是不是逼迫佑离了婚……一连串的问题让我张口结舌,答案不言自明,但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。

发表评论(0)
姓名 *
评论内容 *
验证码 *图片看不清?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